• <li id="g8iqa"></li>
  • <div id="g8iqa"><tr id="g8iqa"></tr></div>
  • <progress id="g8iqa"></progress>
    首頁 新聞中心 時評

    人民日報:貿易戰悲觀論調不靠譜

    2018-10-17 16:46 人民網-人民日報

    最近,中美之間貿易摩擦和爭端不斷升級,中國有理有利有節的反制,有力維護了自由貿易和多邊主義,贏得了世界上越來越多國家的認同。與此同時,國內也出現了一些悲觀論調,認為我們打不贏、打不起,經濟增長會出現斷崖式下滑,有的甚至把貿易戰的影響上升到“國運”的高度,認為貿易戰會遏制中國幾十年來的發展態勢。然而,這樣的悲觀論調靠譜嗎?

    一、貿易戰對中國的影響處于可控范圍內

    應該看到,由于中美兩國已形成結構高度互補、利益深度交融的經濟關系,貿易戰不可避免地對中國經濟各個方面帶來一定的影響。比如,會影響我對外出口,干擾我國經濟增長;沖擊部分外向型企業,導致成本增加、訂單減少、工人失業等問題;會干擾和破壞我對外技術合作,等等。對這些消極影響,黨和政府高度重視,立足國內出臺一些積極措施,著力通過釋放自身潛力迎難而上、從容應對,保持心中有數、手中有法、腳下有路。

    從宏觀經濟來看,我國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第一大工業產品制造國、第一大貨物貿易國、第一大外匯儲備國。中國已成長為典型的經濟大國,體量巨大,產業體系完備,具有超大規模國家抵御風險的能力,并非一時風雨就能撼動的。當前,內需已成為拉動中國經濟增長的主要引擎,2017年經濟增長中內需貢獻超過90%,貿易依存度下降到33%,低于42%的世界平均水平。根據中國宏觀經濟研究院研究人員的初步預測,即便美國對我國2000億美元商品加征25%的關稅,對于中國經濟增長的影響也有限。認為貿易戰會讓中國經濟增速斷崖式下滑,這樣的悲觀論斷缺乏現實依據,是站不住腳的。

    從企業發展來看,中國已經深度融入世界的產業鏈、價值鏈,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關系。經過40年的改革開放,中國企業遭遇過多次貿易摩擦,經過兩次世界金融危機,培育了較強的抗壓能力,具有充分的活力與韌勁。面對美國的貿易戰,許多企業已經做好了思想準備,把壓力作為倒逼轉型升級的動力,特別是著力提升自主創新能力,開始在非洲、“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開拓市場。另外,在美國加征關稅的商品中,有約60%是在華外資企業產品,美國企業占相當比例。從供給側結構看,美國對我國部分出口商品加征關稅,將逐步向著產業鏈和價值鏈上下游傳導,最終結果會由出口商、上游原材料和零部件供貨商以及美國采購者分擔。總之,不必過分夸大貿易戰對中國企業的影響,也不能忽視中國企業的創新和應變能力。

    從民生領域來看,貿易戰不會引發物價大幅波動和大面積失業,與民生息息相關的消費和就業會保持相對穩定。在國際貿易多元化的時代條件下,許多所涉產品可以通過從他國進口和我國自產來解決,對群眾生活不會產生大的影響。就拿社會高度關注的大豆而言,通過積極拓展大豆進口來源、提高國產大豆綜合生產能力等方式,可以最大程度抵消因進口美國大豆減少造成的負面影響。民生無小事,中國的反制措施是在廣泛聽取意見、認真評估后提出的,充分考慮了貿易戰對國內消費造成的損害,努力降低貿易戰對民生的影響。

    總結起來看,無論是宏觀經濟,還是企業發展,抑或是民生領域,貿易戰確實會對中國經濟發展造成沖擊,但處于可控的范圍內。只要應對得當,從長期來看這些風險可以逐漸緩解。當前我們要保持“千磨萬擊還堅勁”的戰略定力,保持“不畏浮云遮望眼”的理性審慎,而不能夸大問題、盲目悲觀,更不能驚慌失措、自亂方寸。

    二、中國的全方位開放并不依賴于某一個國家

    悲觀論調之所以在一些人那里受到追捧,一個重要的原因在于他們把中國的對外開放簡單理解為對美開放,于是很自然地放大中美貿易戰的影響。這就需要澄清一個認識,今天中國實行的是全方位開放,對外經貿并不完全取決于一個國家或一個地區。美國是中國的最大貿易伙伴國,但并不是唯一貿易伙伴。

    自從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以來,中國已經深度融入世界經濟鏈,成為12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主要貿易伙伴。在美國之外,仍然存在著巨大的貿易空間。中國政府發布的《中國與世界貿易組織》白皮書顯示,2017年,中國在全球貨物貿易進口和出口總額中所占比重分別達到10.2%和12.8%。2001—2017年,中國貨物貿易進口額年均增長13.5%,高出全球平均水平6.9個百分點,已成為全球第二大進口國。自2013年起,中國成為全球第二大服務貿易進口國,為帶動出口國當地消費、增加就業、促進經濟增長作出了重要貢獻;中國跨境電商等對外貿易新業態新模式快速發展,為貿易伙伴提供了更加廣闊的市場。總之,加入世貿組織以來,中國對外貿易持續發展,惠及13億多中國人民,也惠及世界各國人民。

    經貿摩擦短期內不可避免地對我國經貿環境帶來一定影響。但要看到,世界經濟總體呈現增長態勢,據世界銀行預測,2018年全球經濟增長仍可保持3.1%,其中新興市場和發展中經濟體預計增長加快至4.5%,明年增長可達4.7%。這為我國外貿增長提供了良好條件。我們促進“一帶一路”國際合作,共同開拓新的廣闊發展空間,實現大范圍、跨國境的供需平衡。今年上半年我國進出口總額同比增長達7.9%,其中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進出口同比增長10.4%,高出我國整體外貿增速2.5個百分點。同時,自貿伙伴成為我國重要出口市場、進口來源地和投資合作對象。2017年,與自貿伙伴的貿易投資額,占我國對外貨物貿易、服務貿易、雙向投資的比重分別達到25%、51%和67%。總體看,我國經貿環境仍有望繼續保持穩定態勢。比如中國的華為,盡管美國一直設置壁壘將其拒之門外,但是華為手機通過打開其他國家市場,在今年二季度出貨量超過蘋果,成為全球第二大智能手機廠商。再比如中國高鐵技術,“復興號”動車組具有完全自主知識產權、達到世界先進水平,并積極走出國門,輸出到土耳其、印尼、俄羅斯等世界多個國家。

    這說明,中國與世界上大多數國家建立起緊密的貿易聯系,可以在更廣范圍拓展貿易空間、實現技術合作,中國的全方位開放并不完全依賴于美國。

    三、中國經濟長期向好的基本面是應對沖擊的穩定器

    悲觀論調不靠譜,不僅在于夸大了貿易戰的短期影響,更在于忽視了中國經濟經過改革開放40年發展積累起來的強大勢能。事實上,中國經濟保持總體平穩、長期穩中向好的發展態勢,是應對貿易戰沖擊的堅固基礎,也是對中國未來保持信心的來源。

    看待一個經濟體的運行情況,首先要看宏觀經濟的基本面。今年上半年,國內生產總值同比增長6.8%,連續12個季度穩定運行在6.7%到6.9%這樣一個中高速區間;全國城鎮調查失業率連續3個月低于5%;居民消費價格指數上半年同比上漲2%,市場供求基本平衡;工業生產者出廠價格指數同比上漲3.9%,工業企業利潤保持比較合理的增長速度,同時也有利于減輕對下游產品的成本傳導壓力。可以說,經濟增速、就業情況、物價指數、工業利潤等主要宏觀經濟指標都處在合理區間。無論在亞太還是全球,穩定和強勁的中國經濟都是一大“亮點”。基本面長期向好,就保住了中國經濟的基本盤,這正是應對外部沖擊和風險挑戰的穩定器。

    透過基本面往深層看,中國經濟結構持續優化,高質量發展不斷取得實效。過去5年,隨著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深入推進,中國市場主體數量增加近80%,目前已超過1億戶,新興產業迅猛成長,傳統產業加快升級。比如,太原鋼鐵集團研發生產的寬幅軟態不銹鋼精密箔材,厚度只有一張A4紙的1/4,主要應用在高端電子、航空航天等領域,打破了日本、德國等國的長期壟斷,躋身于世界范圍內少數幾個能提供該產品的企業行列。在中美貿易摩擦背景下,美國決定對這款產品加征25%的關稅,美國客戶一度暫停了采購。由于太鋼產品性能優良,又有價格優勢,客戶兩次到太原考察,最后下決心繼續批量采購。同時,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等不斷催生新業態、新動能,激發經濟增長新的可能性。今年上半年,代表技術進步、轉型升級和技術含量比較高的相關產業增長較快,比如工業領域高技術產業增加值、裝備制造業和戰略性新興產業的增加值增長速度,明顯快于全部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的增速。互聯網企業的進步,是觀察中國經濟一系列深層變化的窗口。有外國媒體發現了一組數據對比:從2013年到2018年,全球前20大互聯網企業從此前的中、美、日、俄、韓五分天下,已變成了現在的中美雙雄爭霸,目前中國擁有9家全球排名前20的互聯網企業,與美國幾乎平分秋色。這說明,結構優化、效益提升、動能轉換,高質量發展大潮趨勢,不僅提高了全要素生產率,更增強了中國經濟創新力和競爭力,提升了中國經濟抵御風險的能力。

    四、中國的廣闊市場具有抵御外部風險的能力

    中國有獨立完整的工業體系。早在2009年,中國就已經成為全世界第一制造業大國,擁有39個工業大類,191個中類,525個小類,是全世界唯一擁有聯合國產業分類全部工業門類的國家。產業門類齊全,構成多元,不同部分之間可以相互補充和替代,在應對外部沖擊時往往能夠表現出很強的彈性和韌性,增加了中國在貿易戰中的反擊能力。

    全球投行摩根士丹利在2017年發布的一份題為《為什么我們看好中國》的報告中指出,“消費和服務正在日益驅動中國經濟增長”“中國正越來越多轉向高附加值制造業和服務業”。所有的大型經濟體最終都依靠內需,未來,中國將產生世界上規模最大的中等收入群體,并有望成為全球最大消費市場,這不僅會進一步降低中國經濟的對外依存度,而且能夠以消費升級帶動中國經濟的轉型升級。

    有這樣幾組數據:截至2016年,蘋果手機在中國的使用量達到3.1億,已經是蘋果手機在美國使用量的兩倍多;就在當年,美資企業中國市場銷售額達到了6000億美元;2017年,通用汽車在華銷售量達到400萬輛,已經超過在美國本土360萬輛的銷售量。貿易戰剛剛開打,美國特斯拉新能源汽車廠就在上海選址設廠,預計總投資達50億美元,成為迄今為止上海最大外資制造業項目。美國企業的“用腳投票”,無疑表明中國廣闊的市場具有巨大的吸引力,世界繼續看好中國經濟。

    不僅如此,中國地域廣博、人口眾多,屬于典型的“超大規模國家”,這為發揮黨的領導作用和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制度優勢提供了巨大的空間。城市與農村以及東部、中部和西部不同區域之間,具有很強的發展互補性、差異性,特別是在廣大農村,蘊藏著巨大的市場潛力,這在一定程度上具有了風險的蓄水池和減壓閥功能,具有足夠的容量來容納風險,也具有足夠的多樣性來應對外界的不確定性。一陣風也許能讓一個湖泊掀起巨浪,但只會讓大海稍微波動幾下,又恢復到它自身的節奏。

    特別需要指出的是,悲觀論調不僅是對中國經濟內外形勢的誤判,也是對中國的獨特制度優勢缺少正確認識。我們有中國共產黨的堅強領導,能夠確保國家具有超強整合能力、強大動員能力和高效執行能力。我們有獨特的社會主義制度優勢,能夠迅速動員起各方面資源,同心協力執行、全力以赴完成,這是中國抵御一切風險挑戰的壓艙石。

    一個國家要發展、一個民族要振興,必須在歷史前進的邏輯中前進、在時代發展的潮流中發展。我們相信,有黨中央堅強領導和全國人民共同努力,有改革開放40年發展積累的堅實基礎、豐富經驗,有廣闊的國內市場、經濟發展的韌性、潛力和回旋余地,我們完全有能力應對各種風險挑戰。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有重庆时时彩预测龙虎
  • <li id="g8iqa"></li>
  • <div id="g8iqa"><tr id="g8iqa"></tr></div>
  • <progress id="g8iqa"></progress>
  • <li id="g8iqa"></li>
  • <div id="g8iqa"><tr id="g8iqa"></tr></div>
  • <progress id="g8iqa"></prog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