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g8iqa"></li>
  • <div id="g8iqa"><tr id="g8iqa"></tr></div>
  • <progress id="g8iqa"></progress>
    首頁 新聞中心 快報

    每小時收費5.5元至10元 共享自習室能走多遠?

    2018-10-21 15:58 成都商報

    自習中心內人們正在自習

    即將考試,圖書館要提前“搶座”、家里看書總要分心,咖啡廳人來人往噪音嘈雜,如果提供一個安靜的自習室,每個類似于工作間的獨立“格子間”需要每小時付費5.5元至10元不等,你會愿意付費看書嗎?

    今年5月,一種收費的“共享”自習室在成都出現,這種置身于寫字樓的收費自習室,成為了不少需要參加職業考試的白領或專心考研的學生的新選擇。收費自習室是否得到認可?前景如何?近日成都商報記者進行了調查。

    共享自習室 多種功能區,設備齊全

    每一個座位都打造成了“格子間”,小小的空間配置了插座、臺燈、臨時儲物柜,功能齊備

    10月19日,成都商報記者在高新區天暉路的一座寫字樓里,找到了這家置身于各大小公司之間的“共享自習中心”,不大的空間被劃分成了“休息室”“陽光閱讀區”“秘境閱讀區”“儲物間”等不同的功能區,每一個座位都打造成了“格子間”,小小的空間配置了插座、臺燈、臨時儲物柜,功能齊備。休息室有飲水機、微波爐、打印機,還有茶包、咖啡、點心,除了打印機收費外,其他都是免費提供。

    現場的工作人員告訴成都商報記者,自習中心面積大概在200平方米左右,一共有54個座位,開放時間從上午8點半到晚上10點半。“陽光閱讀區”和“秘境閱讀區”就是專門提供自習座位的區域,按照不同的習慣,“陽光閱讀區”的自然光照更多,方便習慣白天看書復習的人,而“秘境閱讀區”的自然光更少,偏黃的燈光營造的是“晚自習”的氛圍,方便習慣了晚上看書的人。每個區域的座位也分成了聯排和獨立兩種,獨立的私密性更好,收費標準也稍高。

    付費模式 每小時收費5.5元至10元不等

    聯排座會員價為每小時5.5元,獨立座每小時6.5元,聯排座非會員價為每小時8元,獨立座每小時10元

    為什么要開這樣一個付費模式的自習中心,并且選址在寫字樓?該自習中心的負責人李佳音介紹說,自己曾有過在國外的留學經歷,回國后也參加了幾次司法考試,每次在準備應考時,感受到好的學習環境和氛圍很重要。因此,萌生了開設共享自習室的想法,特別針對有職業考試需求以及準備考研的人,提供一個好的學習環境。

    據了解,自習中心的收費標準根據座位類型不同收費不同,聯排座會員價為每小時5.5元,獨立座每小時6.5元,而非會員價則顯得更貴一些,聯排座非會員價為每小時8元,獨立座每小時10元。“針對長期學習的會員會有包年、包季等優惠套餐,算下來學習一天也就10多塊錢。

    付費買看書的地方,這樣的模式有多少人買單呢?李佳音介紹說,今年5月中旬,自習室開業,至今已有1000多名會員,每天來看書復習的人目前較為穩定,白天較為集中,上座率大概在80%左右。19日,成都商報記者在現場看到,54個座位確實大半都有人。

    李佳音介紹說,目前,自習室主要靠電話、QQ預約座位,下一步,中心會開通網絡預訂,同時正在開發集座位預訂、學時計算、學習交流、資料共享等功能于一體的微信小程序,也準備推出一些實用的公開講座,這些都即將在近期上線;將來還準備建設為考試成功者提供就業信息的網絡平臺。“我們第二家店也會在近期開業。”

    李佳音也坦言,因為開設在寫字樓里,租金等成本也不低,目前自習中心還處于未盈利的狀態,保持著收支平衡。

    專家看法

    重點是要看其推出的服務模式 是否有足夠的有效突破

    西南交通大學經濟管理學院副教授、博士生導師蔣玉石認為,這是一種可行的商業模式,對這樣的業態是鼓勵和支持的,但是“共享自習室”的市場容量到底有多少,還需要進一步的實踐考證。蔣玉石說,可供自習的環境較多,到底有多少人愿意去付費的自習室?重點是要看其推出的服務模式是否有足夠的有效突破,僅僅是提供一個自習場所,市場容量有限。

    “當然這種模式可以增加社會正能量,鼓勵看書學習,甚至是結識到志同道合的考友,增加大家的人際交流,好處是有的,需求也是存在的。”蔣玉石認為,自習室能夠提供一系列的政策服務,比如名師講座、讀書分享等小范圍的聚會,將業態擴大化、延伸產業鏈條,以吸引投資商、廣告商,可能有利于可持續地發展。

    用戶的熱情度、新鮮度下降后

    可能就無以為繼

    互聯網經濟分析師丁道師則認為,目前,國家和社會都在鼓勵公共設施逐步轉變為免費為社會大眾提供的模式,例如圖書館等公共資源,這是趨勢,因此,“共享自習室”這種方式與國家政策矛盾,除非是公益性質的,但又與商業模式相違背。“我們了解到,此前一些打著‘共享’旗號的商業模式,都是虧損的。”

    丁道師認為,如今的創業環境,如果沒有可持續化的商業模式,“共享自習室”是無法進行下去的。可能前期的用戶出于紅包補貼、禮品等優惠條件被暫時吸引,而不是為了本身的服務價值,在用戶的熱情度、新鮮度下降后,可能就無以為繼了。(記者 于遵素 攝影記者 王效)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有重庆时时彩预测龙虎
  • <li id="g8iqa"></li>
  • <div id="g8iqa"><tr id="g8iqa"></tr></div>
  • <progress id="g8iqa"></progress>
  • <li id="g8iqa"></li>
  • <div id="g8iqa"><tr id="g8iqa"></tr></div>
  • <progress id="g8iqa"></prog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