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g8iqa"></li>
  • <div id="g8iqa"><tr id="g8iqa"></tr></div>
  • <progress id="g8iqa"></progress>
    首頁 專題 小康路上不落一戶一人 脫貧故事

    “靠自己的努力脫貧,臉面更有光”

    ———聽脫貧村民講述脫貧故事

    2018-10-22 15:50 南充新聞網

    ●南充新聞網記者 李奎

    打贏精準脫貧攻堅戰,截至2017年底,全市共有49萬人告別了貧困,貧困發生率由2014年的10%下降為1.5%。在這場戰役中,貧困群眾樹立起不等不靠、自力更生的意識,靠自己勤勞的雙手擺脫了貧困。他們說,自從被評為貧困戶那天起,一直感到臉上無光,睡覺都不踏實。如今,靠自己的努力脫了貧,睡覺更加安穩,臉面更有光。

    放牛娃成了“牛董事長”

    嘉陵區積善鄉天寶宮村國強養牛合作社牛圈旁,站著一名50歲左右的中年男子,看上去不起眼,誰也不會把他和存欄200余頭優質肉牛合作社的法人代表聯系在一起。就是這樣一個人,憑著自己堅強的毅力,在黨委、政府的幫扶下,實現了從放牛娃到“牛董事長”的轉變,率先脫貧后,他又帶領鄉親們共同致富。

    20年前,只有小學三年級文化、守著一畝三分地過日子的唐國強,心中沒有對美好生活的憧憬,得過且過混日子。

    2014年,唐國強被評為貧困戶,幫扶干部為其量身制定了脫貧規劃。依靠妹夫常年販賣黃牛的優勢,唐國強嘗試飼養黃牛。很快,在當地黨委、政府的幫助下,唐國強成功借到了小額信貸資金發展產業,買回一頭小牛崽,悉心照料。大家都笑著說:“咱們村出了個‘年輕’的放牛娃。”由于養牛技術少,草料好找,風險不高,牛兒一天比一天膘肥體壯,年底一出欄,居然還賺了四五千元。

    嘗到甜頭后,2015年,唐國強用12頭牛、扶貧小額信貸資金3萬元,以及支農再貸款10萬元牽頭入股國強養牛合作社,成為法人代表。在各級部門的幫扶下,牛棚很快建好了,30頭黃牛也到位了,形成國強養牛合作社的雛形。2016年8月,天寶宮村干部帶頭入股,貧困戶利用產業扶持資金入股合作社分紅,共籌集資金40余萬元,加上銀行作為幫扶單位捐贈的14.3萬元幫扶資金,作為合作社的第二筆發展資金,養牛場規模進一步擴大。年底,一些貧困戶見“有利可圖”,又利用50萬元扶貧小額信貸入股合作社。第三筆發展資金到位后,唐國強將養殖規模迅速擴大到120余頭。

    牛是多了,可又有了新的煩惱,一些外地買來的牛因水土不服生了病。為了規避養牛風險,嘉陵區畜牧部門及時為合作社提供技術支持,幫扶銀行為120頭牛購買了保險,解決了合作社發展的后顧之憂。

    2016至2017年兩年間,唐國強共獲得了5萬余元的分紅和獎勵。2017年初,第一屆積善鄉黃牛美食節舉辦,130余桌食客為國強養牛合作社做了最好的宣傳,“積善黃牛肉”聲名鵲起;2018年1月,黃牛美食節規模達到210余桌,更是吸引了四面八方的游客。

    為了讓黃牛賣出好價錢,唐國強又拓展電商渠道,注冊了“積善黃牛肉”商標,實行網上銷售,把黃牛肉銷售到全國各地市場。

    完成轉變的唐國強,依然不分天晴下雨、白天黑夜,全身心撲在養牛合作社里,一心要把養牛合作社做大做強。“我的目標是帶領全村的貧困群眾脫貧致富。”唐國強說,他會一直為此努力。

    殘疾貧困群眾辦起加工廠

    他是一名貧困群眾,還是一名殘疾人,如今,建起了一個面廠、一個酒廠,還計劃再辦一個醋廠。他就是來自南部縣老鴉鎮松林村的趙清武,今年53歲。

    1998年,趙清武在新疆挖煤,遇到塌方,沒跑贏,脊柱遭壓碎,為了保命,被鋸了一條腿,另一條腿也失去了知覺。回到家后,趙清武哭了一場又一場,既不想見外人,也不想說啥話,只是一個人呆呆地想、傻傻地坐。那個時候,他還有兩個孩子,一個10歲、一個11歲,生活的擔子全部壓在老婆的身上。在床上整整躺了一年后,趙清武不但得了褥瘡,還得了腎盂膿腫、敗血癥。生活沒有半點希望,反而雪上加霜,度日如年。

    那段時間,趙清武一直在想:自己不但掙不到錢,反而拖累家里,不如死了算了。但看著兩個孩子,趙清武不忍心就這樣撇下他們,孩子給了他活下去的勇氣。從那以后,趙清武在床架子上吊了根繩子,上下床用手拉著繩子慢慢活動,洗衣服就用木棒在桶里攪,慢慢地,他基本能生活自理了。

    2014年被評為貧困戶后,在村干部和幫扶干部的關心下,趙清武看到村里的老鄉都在搞“四小工程”,都在發展產業,心里也癢癢的。他發現,村里人加工掛面要走幾公里甚至十多公里山路,做一次掛面往往要跑2天。趙清武就給幫扶干部說,自己想辦個掛面加工廠。

    “你行動不便,能做得了嗎?”幫扶干部關心地問。

    “能行,自己不行,就找人合伙。”趙清武語氣堅定。

    得知趙清武有創業的想法后,幫扶松林村的南部縣委辦領導協調信用社,解決了資金問題,掛面加工廠很快建了起來。市殘聯、縣殘聯干部多次上門噓寒問暖,捐錢捐物,還把趙清武安排到農民夜校培訓技術,幫助他成立合作社。經過媒體宣傳,趙清武成了“網紅”,如今他的掛面還賣到了重慶、西安等地。

    辦掛面廠有了效益,趙清武又辦起了酒廠。 (緊轉2版)(緊接1版)無論是加工掛面,還是釀酒,他一直堅持原生態,憑良心做生意。因為品質有保證,他每個月僅在微信上就要接單200多個。

    自己擺脫了貧困,趙清武又計劃再開一個醋廠。他牽頭成立的老鴉鎮“自強農業合作社”,共有5戶殘疾貧困戶參加,合作社每個月按時發工資、分紅,最多的時候,每戶殘疾人一個月能分紅2000多元。

    種植無公害蔬菜年收入20萬元

    每天到大棚里“伺候”長得綠油油的蔬菜,是戴玉最開心的事。

    自主創業、擺脫貧困,戴玉向親友借了20余萬元,建起了蔬菜種植大棚,如今將蔬菜賣到了南充、成都等地,年收入達20萬元。

    今年46歲的戴玉是閬中市福星鄉黑土地村人,由于家里窮,她只讀了小學,16歲就外出務工,上個世紀90年代與丈夫一起到北京一大棚蔬菜種植基地打工。夫妻倆平日勤儉節約,除供孩子上學外,無其他存款,家庭經濟拮據,屬于村里的建檔立卡貧困戶。

    考慮村里土壤肥厚,光照、水源充足,2015年底,戴玉回到家鄉決定創業。因為長期不在家,想創業并不是一帆風順的事情,沒土地、沒資金,讓戴玉束手無策。開弓沒有回頭箭,本著對村里實際環境的了解,面對政府和幫扶干部的熱心幫助,戴玉毅然決定在創業路上繼續前行。

    2016年,在全鄉統籌幫扶規劃中,福星鄉了解到戴玉本人長期在外學習大棚蔬菜種植,便組織黑土地村黨支部、村委會流轉土地40余畝,多方協調資金19萬元,戴玉又向親友借了20余萬元。夫妻倆起早貪黑修建大棚、種植蔬菜,到目前,兩人在黑土地村已建成總占地面積40余畝的有機蔬菜園區,建成了200平方米的蔬菜種植棚12個,300平方米大棚15個,溫室3個,所有大棚引入滴灌技術,全部種植有機無公害蔬菜,如黃瓜、豆角、西紅柿等,這些蔬菜主要銷往周邊學校,南部、閬中各大超市爭相訂購,部分蔬菜甚至遠銷南充、成都等地,戴玉夫妻倆年收入也達20萬元左右,一下擺脫了貧困。

    戴玉擺脫貧困后,為讓更多的貧困群眾致富,她把自己多年積累的種植技術和經驗,無償傳授給周邊村民和前來參觀學習的外村群眾,并從經濟、社會效益等方面與種植戶算明白賬,鼓勵他們實行科學種植、規范管理,加快良種改造步伐。通過她的精心指導和帶動,目前黑土地村10余戶貧困群眾也告別了貧困。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有重庆时时彩预测龙虎
  • <li id="g8iqa"></li>
  • <div id="g8iqa"><tr id="g8iqa"></tr></div>
  • <progress id="g8iqa"></progress>
  • <li id="g8iqa"></li>
  • <div id="g8iqa"><tr id="g8iqa"></tr></div>
  • <progress id="g8iqa"></progress>